法制網記者 廖衛華 通訊員 張黎黎
  在西藏多個地區用他人身份證註冊19家空殼公司,利用國家對農副產品收購返稅政策,虛開農副產品收購發票14億餘元牟取暴利。近日,西藏自治區拉薩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別對薑德帥、郭曉龍為首的兩個虛開發票犯罪團夥做出一審判決,薑德帥判刑15年,郭曉龍判刑12年。至此,西藏自治區破獲的首例虛開農副產品收購發票犯罪團夥得到嚴懲。這也成為了西藏打擊及審判虛開農副產品收購發票犯罪案件的“範例”。
  從2012年8月30日西藏自治區公安廳經偵總隊立案偵查以來,這起涉案金額14億餘元、涉及多個地區、取證跨越17個省市的案件足足費去了專案組2年多時間。本報記者昨天採訪了自治區公安廳分管經偵工作的副廳長劉振偉和“8?30”專案組民警,全面瞭解了西藏首例虛開發票案偵破背後的故事。
  回顧這個案子,辦案民警說的最多的“難”,不是辦案過程的艱辛,而是案件複雜程度的難。
  在短短不足5個月的時間里,犯罪團夥以虛開發票為手段瘋狂斂財,虛開農副產品收購發票7.8億元,增值稅專用發票6個億,給國家造成稅款流失1億多元
   2個團夥,19家註冊公司
  2012年3月,有十幾家公司像事先商量好一樣,在西藏多個地區註冊成立,並迅速取得了一般納稅人資格。那曲恰聯皮革制和公司、日喀則東盛皮革公司、隆祥絨毛製品有限公司……這些公司都有一個共同點:從事皮革貿易。
  要從事皮革貿易,就得先從當地老百姓處購買牛羊毛皮,再以原材料或加工品進行出售,要實現經營額增長必然有一個較長的周期。出人意料的是,所有這段時間註冊的皮革公司在很短的時間內都以一種爆髮式的產值增長和貿易額“脫穎而出”。
  當年6月,一份匿名信由國家公安部、國家稅務總局轉到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區國稅局,後又被轉到了日喀則地區公安處經偵支隊。舉報當地的東盛等皮革公司可能存在利用國家稅收優惠政策虛開農副產品收發票和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偷稅行為。隨後,在那曲、拉薩等地也發現了類似現象。
  “在初步摸了情況後,8月底公安聯合稅務部門搞了一次針對發票的市場檢查。通過這次檢查,能初步確定這19家公司分別由兩個犯罪團夥成立,共計虛開農副產品收購發票7.8億元、增值稅專用發票6個億,給國家造成稅款流失1億多元。”區公安廳經偵總隊直屬偵查支隊副支隊長張武裝回憶說,情況一經摸準,就上報給了區黨委政法委和分管稅務的自治區領導。
  因為多年來對虛開發票保持嚴打高壓的態勢,虛開發票的犯罪率在西藏並不高,基本上都是些不構成犯罪的行政案件。這起涉案14個多億的案件立即引起了相關領導的高度重視,做出批示:要依法嚴厲打擊。
  8月30日,“8?30”專案組正式成立,來自經偵總隊、拉薩、那曲、日喀則公安處的優秀民警被抽調到拉薩統一辦公。目標是直搗犯罪團夥老巢。
  “空殼”公司背後竟是虛構的法人代表,為逃避警方追蹤,一筆涉案款轉賬竟達20多次,按“帳”索“人”,警方取證之難難以計算
  一筆金額,20餘次轉賬
  在進一步調查中,辦案民警發現這19家公司均是空殼公司,採取虛構業務方式“經營”。
  “先非法購買一些農牧民的身份證複印件,通過這些‘身份’賣毛皮給自家公司,再以這些交易清單到當地稅務部門虛開農副產品收購發票。”參與“8?30”專案的區公安廳經偵總隊直屬偵查支隊民警黃長峰告訴記者,犯罪分子正是通過國家對農副產品收購返還一定稅款的優惠政策等方式牟取暴利。
  案情似乎很明朗,抓到犯罪嫌疑人此案就可告捷。
  然而,事實並非民警想象般簡單。
  劉某是四川閬中人,也是某毛製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當民警對劉某進行抓捕時,她卻說出了這樣的話:這個公司根本不是我開的,我只是得了2萬元好處費幫別人登記的。
  從日喀則、那曲得到的消息也都是如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大多是農民,都不過是“替”他人開了公司。“甚至有一個法定代表人是內地的一個村支書,因為殘疾這輩子都沒出過縣。”黃長峰說。
  要追查幕後真凶,就必須從這些空殼公司的賬戶入手:“看看這些錢最終流入了誰的手裡,順著這條資金鏈就能把這條利益鏈上的每一個‘蚱蜢’都串起來。”
  但是,真追查起賬戶,民警才發現這些帳猶如“天書”。
  “以一筆50萬的資金為例,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查,這筆錢可能會被轉賬20餘次,從西藏的某個賬戶轉到河南,再從河南的賬戶轉向廣州,廣州再轉河北……”黃長峰拿出來十幾摞賬戶追查記錄本,密密麻麻的轉賬讓人幾乎看不清去向。
  村民不配合、企業大擺“鴻門宴”、“活動”高層橫加阻攔,盤根錯節的案情背後,不過是利益鏈條的絲絲環扣
   偵查往返17個省 涉及354家企業
  為了追查這些賬戶,專案組民警多次往返於涉案的17個省市。
  按“帳”索“人”帶來的巨大工作量,雖讓專案組民警倍感疲倦卻咬牙堅持,一步步往下查證。
  與此同時,專案組民警在對法人代表的進一步偵查中,也有了收穫。
  劉某有一個情夫叫薑德帥,河南南陽南詔人,是個初中文憑的地道農民。2012年前,薑德帥和和一個叫衛某的開車到過西藏,之後也經常往返於拉薩、那曲等地。
  薑德帥的行為軌跡和民警的賬戶查證最終都指明瞭一個事實:薑德帥就是其中一個犯罪團夥的幕後主腦。
  很快,另一個犯罪團夥的頭目,來自河北的郭曉龍也浮出了水面。
  專案組決定立即對此二人進行抓捕。
  然而,在河南和河北兩地分別對兩人進行抓捕的民警卻遇到了同樣的遭遇:當地村民不配合,企業大擺“鴻門宴”算計民警,甚至還有當地政府部門的高官前來“說情”,“說情”不成便橫加阻攔……
  原來,在內地與薑德帥和郭曉龍相關聯的企業多達354家,雖然這些公司之間並不都認識、熟悉,但在每一個環節上的公司在這條利益鏈里都分得了一杯羹,再加上地方保護主義,給抓捕工作帶來了各種阻力。
  “應該說,這個案子能成功偵破,少不了專案組民警經受住誘惑、抵擋過威脅的意志。”張武裝肯定了民警在長達兩年取證過程中的堅定。
  昨天下午,自治區公安廳副廳長劉振偉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說,8?30專案很典型,犯罪嫌疑人是一群職業從事虛開發票犯罪的團夥。從內地到邊疆地區,利用優惠政策進行犯罪。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我們能耗時2年,輾轉17個省市取證偵查。 “從8?30專案立案至今,西藏沒有再出現一起虛開發票犯罪案件,偵破的過程很艱辛,打擊的效果也非常明顯。”  (原標題:西藏破獲首例虛開發票案始末)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op56opegz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